国际珠宝网,今日黄金价格,珠宝加盟,行业资讯及珠宝招商交流的珠宝门户网站。 您好,欢迎登陆国际珠宝网!
服务热线:0755-25911511

古为今用:复兴主义珠宝在当代

2021-02-22 14:07 作者:zixun22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

自古代文明以来,珠宝工作者就一直在挖掘过去的灵感,直到现在也仍然如此。当古代和当代的作品脱离它们的时间线,在一个空间内同时呈现时,会让人不禁展开联想。

 

对古代不同时期的珠宝进行复兴的潮流,早在19世纪就出现了好几次。19世纪初期,拿破仑推广的“新古典主义”风潮,就是对古罗马以及古希腊的复兴。而在19世纪中期出现的“历史主义复兴”,最初的起源于知识分子群体,是一种伴随着国家民族自豪感而形成的、向往回归中世纪以及文艺复兴时期美学的一种思潮。引用到珠宝设计上,就是大量的哥特风格和文艺复兴风格的出现。在这种思潮不断扩大的影响下,随着意大利古代伊特鲁利亚人生活地区以及南俄罗斯等地希腊化时期,一些全新考古发现的出现,人们被前所未见的珠宝形式刷新了眼界。从此,“考古复兴主义”(Archeological revival)风潮席卷了欧洲大陆。

 

 

项链,黄金,安德烈亚·卡涅蒂

 

1922年,当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HowardCarter)向世界揭开迄今埃及考古历史上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 图坦卡蒙墓葬的面纱,埃及文明也一举成为造型艺术、文学、时尚、电影业和珠宝设计取之不尽的灵感源泉。路易斯·卡地亚(LouisCartier)和当时的许多珠宝商一样,大力支持收集古代文物并将其纳入自己的作品中。埃及文字和神像、圣甲虫等极具代表性的图形和考古发现对卡地亚的珠宝设计、主题选择、材料选择以及色彩结合等产生了强烈的影响。

 

为了制作出最真实的改编作品,卡地亚采用了古埃及釉彩合成物的真实碎片,以当代审美进行改造和融合,形成了具有代表性的埃及复兴作品。20世纪以来,时代的巨变让更多的古代文明进入欧洲人的视野,远东、印度、波斯、中国等文明古国丰富多彩的传统也对卡地亚的珠宝设计,甚至整个装饰艺术时期风格产生了影响。喀麦拉手镯一开始是使用珊瑚和玉石来模仿原生形态的珐琅色彩组合,1929年后,卡地亚制作了完全由钻石和宝石装饰的喀麦拉手镯。这些装饰艺术时期的珠宝作品生命力极强,在战后经济腾飞的黄金年代,卡地亚的喀麦拉手镯仍然时髦。

 

 

水螅体项链,黄金、珐琅,约翰·保罗·米勒,1995年

 

在19世纪中期,意大利知名的金匠卡斯特拉尼家族第二代传人亚历山德罗(1823-1883年)仿照公元前6世纪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古代伊特鲁里亚人的作品,制作出带有精美的黄金造粒工艺装饰的珠宝作品。此时的考古复兴主义珠宝工匠们已经自如的解构原作,将图形提取、重组,制作成更适合于此时佩戴的作品。最忠于原作的反而是最难的部分:金珠造粒工艺。

 

这种工艺将微小的金珠制作出来,并作为一种珠宝上的装饰手段,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600年。但是,这种装饰手法的巅峰却要到公元前7世纪,在伊特鲁利亚人手中才达到。这种工艺随着商贸发展和帝国领土的扩张传播到了许多地方,后来在欧洲本土却逐渐沉寂。因此,当19世纪它们被再次发掘出来的时候,连见多识广的金匠家族都感到闻所未闻。当仔细研究和比较之后,卡斯特拉尼们发现伊特鲁利亚人的作品中从金珠直径,到焊接的洁净和坚固程度都远超当代水平。在这种震撼之下,卡斯特拉尼家族决心将这种工艺再现。他们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最终宣布破解了其中奥秘,制作出来尺寸极小、直径不到一毫米的十分之一的小金珠,并且能像纤细的绒毛一样牢牢固定在作品表面,以此来组成各式图案。然而他们的秘方是什么,从来都没有公开过。1930年,随着这个工匠家族退出历史的舞台,再无人知晓。

 

 

胸针,黄金、蓝宝石、火欧珀,伊丽莎白·特雷斯科,1967年

 

20世纪20年代,许多金匠与科学家开始进行研究,试图找到答案。1936年2月24日,利特迪尔(H.A.P. Littledale)在金匠大厅发表了演讲:《一种硬焊新工艺,及其可能的与古希腊、伊特鲁里亚时期使用的方法有关联》力图解开这一谜题,并为自己的发现申请了英国专利。随着 这 些 信息 的 逐 步 公 开,一 些 珠 宝设 计师受到激 励,开始探索更多的可能,其中,伊丽莎白·特雷斯科(Elisabeth Treskow)、约翰·保罗·米勒(John Paul Miller)、安德烈亚·卡涅蒂(Andrea Cagnetti)等成为当时极具代表性的珠宝设计师。

 

在装饰艺术时期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变化的世界和新的生活观念影响了珠宝艺术的发展。其中,伊丽莎白·特雷斯科是一位重要的女性金匠。特雷斯科的造粒工艺珠宝作品已经不再局限于古人的榜样,而是针对不同的造型表面进行有效设计。用颜色生动、富丽堂皇的宝石与黄金相结合,将焦点放置于材料及装饰效果上,这形成了她与其他定位于当代艺术的设计师们的明显区别。受到特雷斯科的启发,在1951年左右,米勒开始尝试制作金珠,并加以珐琅装饰,推出了一系列海洋生物主题的作品,屡获大奖。米勒创造了梦幻般的生物,金珠是它们的触手和绒毛,颜色绚丽的珐琅则往往出现在壳上。欣赏他的作品,即使不了解作品的技术难度,也会被它们的纯粹之美所吸引。

 

 

图左:胸针,黄金,卡斯特拉尼,1858年

 

图右上:手镯,黄金,安德烈亚·卡涅蒂 (Akelo),2002年

 

图右下:喀麦拉手镯,钻石、蓝宝石、祖母绿、铂金,卡地亚,1929

 

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珠宝设计师大卫·韦伯(David Webb)借鉴了这种古为今用的风格,以大英博物馆的双头蛇为基础,创作了一系列带有西亚风格的动物对峙形态的手镯,其中就包括阿兹特克蛇形手镯。除了个人设计师以外,珠宝品牌也会从古代灵感中找到足以当家的设计。在19世纪时,钱币也可以制成珠宝首饰作为纪念或装饰品,它们是财富和权力的象征,而珠宝商也将古代银币(包括真币和复制品)纳入设计。

 

宝格丽在20世纪后期推出了黄金项圈的经典设计,上面的银币在设计上可追溯至公元前350-前300年的亚历山大三世时代。银币正面显示赫拉克勒斯的头像,背面则是带着鹰拿着权杖的宙斯雕像。这一系列在近年又再度成为主打。而宝格丽的一些经典,如今已经成为21世纪设计师的灵感来源。由黄金,钻石和珐琅组成的宝格丽蛇形手镯在电影《埃及艳后》中推出后,一直很受欢迎。当代珠宝设计师大卫·比兰德(David Bielander)延伸了这种形式,在2011年创作的9英尺(约2.74米)长的蟒蛇项链采用了意想不到的且令人震惊的逼真尺度,邀请人们以一种新的方式,用21世纪的思维,重新思考复兴主义。

 

 

带翼圣甲虫,釉彩合成物,公元前740–前660 年

 

过去的历史在不断地激 发 人们创造 性的想象力。当代作品中的设计往往以过去意想不到的方式呈现,一方面彰显着时代的进步,另一方面又渴望融入过去时代的美感。正是这种张力,令人着迷。

 

更多珠宝加盟信息请点击:http://m.wto168.net/      

国际珠宝网
微信公众号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国际珠宝网无关。国际珠宝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国际珠宝网工作人员删除。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授予《可信网站示范单位》